Arxiu mensual: juliol de 2010

流年似水,似水流年

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時光的深處有些人早已倆倆相忘,有些愛意卻是固執的保有著連時光也無力熨燙平整的褶皺,褶皺裡蟄伏著溫存,潛藏著完美的奢求。所有的愛和夢幻若不能切切成真,心底仍是冷卻不了愛的體溫與熱情。當是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著名學者金岳霖老人在暮年,一日突然鄭重邀請身邊至交好友去飯店做客,在眾人皆是疑惑不解老人的意圖時,他只在開席之前,說出了這樣一句淡而深情的話,今天是徽因的生日!在座無人聽言不為之動容、唏噓,可謂人中翹楚的金老,一生深沉無怨的愛著林徽因,終老未娶,“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這句輓聯的由來,只因林徽因寫過一首炙熱的情詩,“你是愛,你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如此情深意濃,又怎是一個痴字了得!    四月,詩歌優雅的在人間吐露新芽,愛於是在憂傷中被沉沉喚醒,淚痕未乾,透著清淺的笑,突然我想起那個時常面容清冷的女子,不自禁的哼起她一首首堪破紅塵的空靈情歌,低迷,沉淪,脫胎換骨的蠱惑。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手心忽然長出糾纏的曲線,懂事之前,情動以後,長   春光,草青,花開,細雨,璀璨,青春,又是一場亙古的輪迴。    流年似水,似水流年。   回歸寧靜,做回自己|來一場單純的地老天荒|時光古鎮|Friends s1-e13 Tweet

3s comentaris

改變了自己才能改變世界

離開電腦幾天后,興致勃勃的上網,先看博客,看那麼多朋友的留言和評論真是感動又舒暢,被人牽掛的感覺真好! 可是,忽然看到,一個不太熟悉的朋友留言說:“xx,你的文章我怎麼有一半都看不上啊。”我想我的臉色肯定是有點不好看了,心情當然是有點疙瘩了。 博客固然是先自樂再樂人的東西,但是能得到別人的肯定,心情自然要愉快的多。但是轉念一想啊,有一半看不上,那就是有一半能看的上了?自己的文章,路過的朋友,有一篇喜歡的也就有了一種思想的共鳴,何況一半呢?再說有人真能把我所有的博文看完,也未嘗不是一種關注啊,換個角度這麼一想,忽然就開心起來了。 飾品批發|nonwoven bag|商務中心|laptop bag 由此又想起一個小故事,來自《古蘭經》: 有一位大師,幾十年來練就一身“移山大法”。一天,有人找到這位大師,讓其當眾表演一下。大師在一座山的對面坐了一會兒,就起身跑到山的另一面,然後說表演完畢。眾人大惑不解,大師微微一笑道:事實上,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移山,惟一能夠移動山的方法就是:山不過來,我就過去。 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就像大山一樣,是我們無法改變的,或者是暫時無法改變的,這個時候只有換個角度,改變自己。 而改變自己,首先先要學會改變自己的心態。 現代社會生活節奏瞬息萬變,人際關係錯綜複雜,和我們最無緣的,似乎是快樂!就連娛樂圈的人們也因為壓力大等原因,過多的明星英年早逝了,真是讓人覺得快樂簡直太奢侈了。    那麼什麼才是快樂呢?快樂其實就是一種心態。 當我們面對別人比我們更多的財富的時候,我們就該換個角度想想自己擁有的平和的歲月也是一種幸福。 當我們抱怨別人都不喜歡我們自己的時候,我們就應該反省自己是不是哪裡做的確實不太好。 當我們為一次次努力後的失敗而痛苦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想想是不是我們還沒有找到成功的方法 還有愛情,人總會變,曾經的地老天荒多少次的變成勞燕分飛,有人就會去恨,用一生的時間,其實轉念想想,恨何嘗不是一種情感呢?沒有刻骨的愛是沒有刻骨的恨的,被恨的是一幸運,恨人的,又是何等的癡情啊!快樂與否,其實就在一念之間。 當我們無法改變外物的時候,我們就來改變自己的心情。林清玄說:“外剛內柔的人,一旦受到挫折,就容易走極端,外柔內剛的人,則會自我掙扎,難以放鬆。” 所以只有內外皆柔軟的人,才能在意念之間相互轉換,達到人生的釋然和隨意。 這樣的人生,總是自己在決定自己,而不是由外物左右,快樂,當然就伴隨身邊了。 改變自己,還要學會改變自己的做法。 你做推銷,你就不能因為遭到拒絕就不繼續工作,你是軍人,就不能等有了英雄精神再去打仗,你是老師,就不能因為教育形式不好就不用心上課,就是你是學生,你也不能等有了靈感再去作文! 有些事情,縱屬不願,也是必須!    既然是必須,就等想辦法解決。 愚公選擇了移山,其精神可嘉,但是做法卻絕不可取。 只為走過一座山就要子子孫孫無窮匱的挖山下去,真是一條道走到黑了!我們知道山是可以繞的,再不行搬家也簡單的多啊,做一件事情,當我們用一種方法難以奏效時,不妨換一種思維方式,換一種角度。 孟母為了孟子的學習和發展,三次搬家,選擇好的環境。魯迅本是尋醫留學後來變成棄醫從文。那些對孩子不好的環境孟母無法改變,但是她選擇了搬遷,文學大師魯迅發現再強壯的身體也不能救中國時,就改變自己的救國方向,用文學來喚醒國人麻木的精神。 雖然我們都是凡人,但是,我們同樣有我們人生的坐標,有我們想攀登的山峰,當我們遇到這樣那樣的困難不能向前時,不妨換個角度,也許人生就會得以柳暗花明。正如在大海上行船一樣,也許我們無法改變風的方向,但我們可以改變帆的方向。那麼我們就可以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寄滄海。 當然,改變自己決不是鄭人削足適履的做法,那是愚蠢的為了適應改變了自己的本質,也不是為了私利曲意逢迎的行為,那是小人改變自己本心的奴顏媚骨,改變自己當是一種快樂的好心態!一種生存的大智慧! 人生路上,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悲歡離合,如果所面對的無法改變,那就改變我們自己的心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奮斗方向和人生坐標,如果奮斗方向錯了,就應及時調整;人生坐標定位錯了,就要移動生命的坐標。只有改變了自己,才會最終改變別人,只有改變自己,才能最終改變屬於自己的世界。 love tudou|A conversation with Mr. Merton|The one with a … Continua llegint

5s comentaris

女人有時真的好煩

看青歌賽看得正起勁,老婆突然在浴室大叫。我跑出去,原來熱水器不來火了。老婆說在幹啥子,這麼久才過來?我說余秋雨正點評呢,她一聽更來氣了,說你整天不是足球就是余秋雨,這麼個忘恩負義啃嫩草的老頭有啥好看的! ?    我暈!女人有時真的好煩,算了,我還是悶起不作聲好些。我扳扳龍頭,試試水溫,熱水器仍然沒有響動,我說可能是電池過了。那還不趕快去買!她吼。對這種命令式的語氣,我雖然十分不爽,但也無可奈何。都是我平時把她慣壞的,活該!我虛張聲勢地盯了她一眼,老婆下意識的用手護住胸部,催促我快出去。我無言,老夫老妻了還害羞嗎?不過,我覺得漂亮的老婆此時脫光了並不好看,白花花的沒有感覺。    我飛快地出了門,電梯從樓上慢慢下來,“奔儿蹦”,門開了,裡面有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年輕的女人。從沒看到過,好像不是這棟樓的。我跨進電梯,分明看到了女人尷尬的表情。當電梯門關上的一瞬間,我才突然發覺,自己是穿著個褲衩,打著個光胴胴出來的。我的天,平時在外面都是衣冠楚楚的,天再熱都沒有穿過短褲和背心,今天卻在外面春光乍瀉。想到這裡,我下意識地用手護住胸口,但轉念一想又有自摸的嫌疑,於是乾脆把手垂下來,學那女人一樣窘窘地盯著樓層顯示牌看。    門終於開了,我紳士地讓女人先出了門,她埋頭疾步走出電梯,在我的注視之下,轉眼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前頭不遠有個小攤攤兒,我走過去,說買兩節一號電池。攤主是個中年女人,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沒有動,我重複了一遍,她的目光從我臉上移下來,迅速掃過我的胸部。昏迷,無語。我正義凜然地盯著她,她低頭從櫥櫃裡拿出了兩節電池,我往身上一摸,遭了嘛,錢沒有拿。怪不得她朝我身上看呢,我這麼光森森的,哪裡會有錢呢?即使有錢,我會把錢藏在哪兒呢?    等我灰頭土臉地跑回來,卻聽到了浴室嘩嘩的流水聲。沒等我問,老婆便甩過來一句——“不用換,打得燃啦!”   Tweet

Comentaris tancats a 女人有時真的好煩

珍貴的過客

還記得孩童時收起的許多醣紙、口袋、小人書……以為一輩子都不能將他們弄丟,那是在小朋友之間炫耀的資本,那麼的讓人愛不釋手,可它們怎麼沒有的,我一點印像也沒了。 隨風而來的一粒沙,隨水而去的一片葉,隨笑而飛起的一個酒窩,隨淚而流走的一份心情,都是生命中的匆匆過客。 多少人在恍如雲煙的生命中一閃而過,多少事在回眸捕捉的夢境裡無影無踪,生命的無法恆久就意味著人事的無法恆久,人和事都會在大浪淘沙中很快成為了匆匆的過客,只是有的長些,有的短些。 小學時候的那個男生小同桌,歌唱得真好聽,至今耳邊還能想起他唱的“雲霧滿山飄,海水繞海礁……”那時只能讓我不停的拿他和蔣大為比較。那天大雪,他來得很早,教室裡的爐火剛剛燃起,我一進座,他就伸出手來要給我摀熱,七八歲的孩子什麼都不多想,那時候以為,我們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可是當我上了師專後,那天看到滿臉胡茬的他已成為兩個孩子的父親,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而且生活得很艱辛。過去的那一幕,在他似乎從沒發生過,他尷尬的笑笑,剎那間,我們近在咫尺,卻遠得無法走進。耳邊突然想起歌聲的一剎那,淚似乎在打轉,我知道,生命中,此時此刻,又一個過客匆匆的走了。 上中學時,班主任大我兩三歲,我和她像姐妹,到她家玩,在她家吃住,在她的身邊,一切都變得細膩快樂起來,我小小的思想融化在超越師生的情誼裡,那時我以為,一切都會停留在時空,永遠的不會改變,可是現在,我連給她一封信的可能都沒有去做。 還有高中時那激情四射的聯歡會,那天南海北調侃的前後桌,那白衣翩翩的美少年;大學時那個形影不離,一起上課,一個飯盆吃飯的小東,那個思想極其接近無話不談的立言,那個一同學寫作、形同姐妹的付麗…… 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成了記憶中美麗的奇葩,開在一路行走的夢裡,成為記憶的華麗點綴。  翻翻記憶,值得回憶的東西總是那麼多,讓我感激感動的人和事常常填滿了我的心情,常常讓我沒有時間去恨去怨,儘管,有一些人、有一種人傷得我太深,但是作為過客,她很快的就成為了飛塵,只有那些有緣真心換真心的人,才會在我的生命里永久的霍霍燃燒! 如今,輾轉的腳步在生命的驛站里或小憩,或長留,又有多少人將慢慢的成為日後的過客,當我孤獨的面臨陌生的境地,刻薄冷淡的,熱情滿懷的,虛情假意的,真誠樸實的,都在我一日一日的窺視和辨析中慢慢的沉澱,於是,我留下了那些單純善良而又待我如親人般的朋友,我知道,也許不善數學的我,數不過來,也數不明白,總之,從我的眼睛中,在我的心情裡,能明白的該明白,不明白的永遠也不會明白。因為我知道,眼前的所有,都是過客匆匆的身影,但儘管過客匆匆,能留在記憶裡的,就是永恆!   有時,冷靜的坐在角落裡,看身邊各色人行色匆匆,上演著或滑稽,或幼稚,或卑瑣的言行,會突然的為有這樣的過客感到可笑,滿心的想怎麼整人,不想怎麼做事,好累! 可這樣的過客躲避不了,也得給一個空間,那就改變不了別人,只能改變自己。 過客長久的給你帶來歡樂和幸福的記憶,那就是生命當中美麗的相伴,過客帶給你無形的痛苦和壓力,請你盡快的背過臉去,人生風景那麼多,為什麼眼睛要在無意義間的停留! 人生苦短,多少對視的雙眼在默契中流連,多少歡聲笑語在記憶中疊加,為了歡樂,應該沒有時間煩惱,讓那些總讓人煩惱的人在眼前匆匆的走過,她停留多久取決於你在意多久,你總是更多的在意歡樂,尋找歡樂,你就可以快樂的走完人生! 真誠的過客是一粒沙,隨風而來,卻會變成一顆閃亮的珍珠! 真正的過客是一個淺淺的酒窩,蘸滿一生的歡樂讓你無窮的回味! 珍貴的過客是隨淚水流下的一份真情,永遠的在你的記憶裡深藏! 真心的過客是一片葉,隨波逐流,卻流到哪都奉獻出真誠的綠意!   藝術相|Magical ugg boots Tweet

2s comentaris

何為靈性?

靈性,是中國傳統上的叫法,在西方沒有一個詞能確切表達它的意義,很多哲學家的著作裡把這稱為一種氣息或呼吸。里爾克就說,它是神靈,是一陣風,是另一種不同的呼吸。但不管叫什麼,正是它才有資格作為人之為人的根基,作為人的生命的依據。中國人很重視人的靈性,講究除去胸中粘滯,虛心納物,澄心靜虛。這種非“滯者、熟者、木者、陋者”的內在精神氣質,非學問、理義所能企達,而更多的是一種真聲、童心、如赤子嬰兒之韶樂般的東西。這種境界,在中國的詩論、詩文中多有論涉。   閒暇時看了一遍況周頤的《蕙風詞話》,特別喜歡其中的一段描述:“人靜簾垂,燈昏香直。窗外芙蓉,殘葉颯颯作秋聲,與砌蟲相和答。據梧冥坐,湛懷息機。每一念起,輒沒理想排遣之。乃至萬緣俱寂,吾心忽瑩然開朗如滿月,肌風清涼,不知斯世何世也。”遺憾的是,現代社會已很少人有這種靈性、這種意境了。在物慾橫流、喧囂和浮躁的鬧市裡,這種境界實難尋找。唉,在一個陷入銅臭和算計的世界裡,要是再喪失了靈性,那將顯得多麼荒蕪啊!   那麼究竟何為靈性?則又實在是無法說清的,靈性在心理上找不到定位,在人類學上也摸不著邊,用現代科學去理究,必然失之。因此它是無法用現代語言去表述的。也許,只能用佛學中遮詮的方式去摸索。明代文學家袁宏道說:“世人所難者唯趣。趣如山上之色,如水中之味,花中之光,女中之態,雖喜說者不能下一語,唯會心者知之。”這種靈性,要靠“會心者”去體會,去修養,去保有。此心光明洞澈,澄瑩中立,才是首要的。    中國的詩論、詩文中對靈性的推崇,本來就是從中國的人生哲理生髮出來的。東漢末年以來肇興的人物品評,以及莊禪浪漫哲學,才是靈性的本源。中國人素來追求詩意的人生,詩意的性情,我們也只有把中國詩文視為一種人生哲學,才算獨得其真髓。王國維獨具慧眼,他大談的境界,我認為不應只是讀書、才學,那都是外在的追逐,而應是妙悟人生之皈依的心境。    搬屋|情緒病|wheeled laptop case Tweet

2s coment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