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xiu mensual: octubre de 2010

盤點衣服

盤點衣服,盤點心情。滿櫃子的衣服,滿櫃子的回憶……各種各樣的風衣,長款的,中長款的,短款的,寬鬆的,束腰的;各式各樣的毛衣,高領的,低領的,長的短的,韓版的,傳統的。奶茶劉若英說過,女人永遠缺少一雙鞋,我覺得女人的衣櫃里永遠缺少的是一件衣服。衣服再多,櫃子再大,可依然拒絕不了亮麗的誘惑,依然擺脫不了愛美之心的驅使,於是街上流動的永遠是女人,於是街頭永遠上演著一幕幕關於色彩的連續劇。    想想很多年前最喜歡的顏色是淡藍,嫩綠,淺粉,如雨後天空一般清澈見底的藍,如草色遙看近卻無一般的綠,如朵朵盛開的三月桃花一樣的粉,清新的的顏色,跳躍的心,萌動的情思,年輕的我。    隨著時間,隨著閱歷,眉眼再也壓不住那淡淡的藍,嫩嫩的綠,淺淺的粉,總感覺是浮在身上一樣,於是目光鎖定了紫色——神秘的色彩,一如當年的我,桀驁但又溫順,狂野卻也柔弱,欲說含羞,欲語還羞。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轉瞬即逝,轉眼已奔三,看身邊女孩一個個如花似玉,嬌豔欲滴,吹彈可破,低頭嘆息之餘,唯有以本色裝扮,黑色白色灰色成了主題,一件白色T卹,外套一件黑色大毛衣,一條黑色馬褲,一雙黑色高腰鞋,就如馬場上的騎士,幹練自信,卻也英姿颯爽。    然而不久便厭煩了這種暗暗的單純,看著眼角的魚尾紋越來越多,越來越深,不禁惶恐,看身邊四十的穿著打扮像三十的,三十的像二十的,索性投入到轟轟烈烈的扮粉裝嫩的刷漆隊伍中去,粉色,桔色,綠色隆重登場,不知是衣服裝飾了心情,還是心情點綴了衣服,總之那一段是賞心悅目的,我這根老黃瓜也是及其愉快的。    久而久之,毅然褪去粉嫩的裝扮,返璞歸真,喜歡上了那種變幻無窮的顏色,紅的不是單一的紅,綠也不是單一的綠,就像一幅水墨畫,慢慢地暈染,慢慢地描繪,也像一張三維圖片,橫看成嶺側成峰,它是過渡的,也是有魔力的,可以引發你無窮的想像。    衣痴痴的是對生活的熱愛,痴的是對幸福的嚮往,痴的是對五彩人生的憧憬,所以儘管痴下去吧,只要她是快樂的,只要她是充實的,只要她還是執著的,執著地點綴和裝飾著自己的夢,那麼即使做一輩子的衣痴又何樂而不為呢? 室內設計|家務助理 Tweet

1 comentari

千秋寨

我是喝著千秋寨水長大的女子,在我的家鄉,一抬頭便是那綿延的山脈。父母便對我說,努力學習,要走出這片山。於是,我按照父母的意願,從屋前的水塘,從山下的小路,從山上那一塊塊麻花花的石頭上,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當我正視這座山時,我已經離開它很多年了。遠方的朋友爬千秋寨,他不無羨慕地對我說,你真幸福,可以生在這麼美麗的山腳下,喝著這麼清甜的水長大。 聽他這麼說,我像不認識似地盯著他。我一直以走出這片山為豪,卻從沒為生在此地而傲!長期以來,我每天睜開眼,看見的便是這樣的山;一張嘴,喝進的便是這樣的水;一抬腳,走的便是這樣的條麻石。它們像從我的骨子裡帶出來的,以致我對畫一樣的千秋寨熟視無睹! 可在鄉親們眼裡,千秋寨是一個值得信仰,值得朝拜的地方。這緣於山頂有座廟,廟裡供奉的是楊再興。鄉親們認為,楊再興不僅僅是一個英雄,他是佛,是菩薩。每當我快考試時,奶奶便準備好錢紙線香供品,帶著我一步步地爬上那座山,目的是希望我能在楊菩薩的保佑下考一個好成績,有了好成績我便有了好未來,就能走出這片山。 千秋寨建於宋崇年間,立於高橋安山溫塘共擁的群山之上,以藍天為屏,群山圍籬,傲立群峰之巔。為的是紀念抗金英雄楊再興。 在千秋寨的大堂裡還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在“千秋功業”的牌匾下,坐著一位身著金盔金甲的將軍,身背寶劍,身材魁梧,目光如炬,一左一右立著兩位頭帶鳳冠,身著霞衣,慈眉善目的絕美女子,左邊是觀音、地母;右邊是關公、財神,連名望極高的關羽老夫子,也只得退避一旁! !楊再興擁著馬汪二夫人座於堂中,可見“仁播煙江天,威鎮龍虎岳”的楊再興的地位在當地百姓心中,是何等之高。不要責備百姓們不諳佛理,不懂規矩。事實上,對於神祗,他們有著自己的樸素理解與敬重。百姓這份純粹的信仰所凝聚而成的寨子,經過近千年的風雨飄搖,幾經周折,直到1982年才建成現在的樣子,對於以前是何模樣,我已無法摸骨還原了。 只有千年的傳說仍在:楊再興接受岳飛收編後,領著兄弟帶著夫人,浩浩蕩蕩開赴抗金前線。行軍之中,看到連綿起伏、如龍奔走的山嶺,他沉默良久,心有所動。想到此去與金兵交戰,生死未卜,遂在心中埋下一個心願:如我軍能凱旋歸來,我便帶著夫人在此修一座寨子,供奉老母,頤養天年;假如我葬身沙場報國成仁,希望我的子民能為我建一座陰宅,我願長期守護家鄉這片氣勢磅礴的巍巍山嶺! 楊再興的一念卻成了現實,他失事不久,此地的老人每晚都做著同一個夢,夢中一群穿著紅衣紅褲的人兒行走在山脈之上。質樸的鄉民便聯想到楊再興的大軍是由此過的,現在為國捐軀,莫非是心有不甘,想在此修一陰宅?於是聯絡遠近鄉親,在這高山大嶺之中建起一座簡樸的寨子。 順著傳說的脈絡,翻著資料身軀,在墨香之中慢慢還原將軍的風姿 楊再興,宋崇三年生於城步,苗族,“飛山蠻”首領楊再思之後裔,其父楊發祥,自幼督其習武,再興不愧是將門之後,臂力過人,年幼時便刀法槍法無所不精。卻不幸喪父,其母李氏見再興兄弟年幼,生活難已維持,在走投無路之際,遙想還有娘家,故收拾簡單,攜子一路奔波來到崀山盆溪村,哪想戰事連綿,娘家人早已不知去向。 欲哭無淚的李氏,只得在這個野蠻之地尋一岩洞,遮風避雨,慢慢地把家安了下來。將門之後的楊再興,天生骨子裡帶著一種野性,投靠在流寇曹成手下,因驍勇善戰,故而成為曹成的得力將領。後收伏於岳飛,岳飛見他是不可多得的將才,不計前嫌加以重用。受岳飛忠義之影響,楊再興的萬夫不擋之勇得以淋漓盡致的表現,再次成為岳飛的得力將領。其母李氏聞聽兒子出息,也感欣慰,卻不料他英雄氣短,以36歲英年飲恨小商河。岳飛尋得屍體,將其火化,得箭鏃二升!遺骨及其遺物運回故里,葬於八銅瑤山的大同絹,並建專祠祭祀,千秋寨為其中之一。 寫到這裡,我心中湧中無數感動,但感動之餘,我不禁心然淒淒—— 楊再興最終成為了英雄,在史書中能翻閱還原,在民間亦有高大踪跡,在廟宇中亦有夫人陪伴。可他的母親呢?那個為他付出無數心血的女人,在一本本史冊裡,在一堆堆野史裡,甚至找不到她一個完整的名字。我不知道這樣一個女人在得知兒子戰死,身中兩升箭鏃的心痛,我更不知道英雄背後的這些女人又該怎樣的拾起悲傷走向明天的生活? 帶著疑問,我攜友走訪這個女人曾經生活過的娘家——崀山盆溪村,鄉親們提起楊再興,那話頭可是如滾滾河流滔滔不絕,但一問到關於他母親的傳說,便沒有人能接上一句話,回答我們的只有一連串的搖頭。我想到“孟母三遷”,想到“岳母刺字”,想到“畫荻教子”,這位年輕喪夫,中年擔驚受怕,老年喪子的苦命苦心的女人,有著怎樣的想法,我亦無法追問。我更無法踏在她曾經生活的土地上觸摸她微微跳動的心。 在我們踏上歸程的時候,遇上了三三兩兩的去千秋寨進香的人群。我腦際忽地浮現,千秋寨那一片綿延的山脈。楊再興是千秋寨的影子,因為有了楊再興千秋寨才有了靈氣,楊再興的母親,妻子,是他的影子,因為有了她們的默默付出才成就了英雄的一切。但是說到底千秋寨也罷,楊再興也罷,都是這方山水的影子。影子成就了英雄,影子也因英雄而高大…… 針灸|商務中心 Tweet

1 comentari

難忘的中秋盛宴

在我記憶中,有一年中秋節我們過得十分開心,菜也十分豐盛,可以說是我小時過得最最豪華的一個中秋節。 那個年代,一個九口之家,吃飽飯都成問題。能利利索索的過個節,真是一種妄想。特別是最忙的秋天,哪裡還有過中秋節的非分之想。記得每年過中秋節,我們家裡總是忙到很晚。 有一年中秋節,月亮早已高懸空中,大多數人家都已經坐在桌前,而我和母親還在場裡打豆子。生產隊里分了一部分豆子,還有我們複收來的豆子,母親趁天氣好,把它們一起曬了。儘管不是很多,這可是我們一年吃菜的佐料,所以母親特別的細心,以至於每一棵豆秸都要翻看,仔細端詳,直到上面沒有一個豆角,沒有一個豆粒,哪怕是一個乾癟的豆粒。母親用木棍已經敲完幾遍豆子,豆秸都已經很細,按照粗細母親還進行了分揀。豆子堆成了一堆,母親在忙著用簸箕躥出裡面的土,我的任務是撿拾崩到場邊的豆粒。幸好母親用木棍敲豆秸時特別細心,崩出去的豆粒不多,但也還有一些,我需要一粒一粒的從土坷垃裡把豆粒撿拾出來。太陽早已落山,月亮已爬上來,藉著月光,我憑感覺在撿拾豆粒,這很是折磨人,氣的我差點掉下淚來,想回家。可母親說,撿不完,就別想吃月餅,我只好忍耐著,陪伴著母親一直把活干完。 這樣忙碌的中秋節,在我記憶中不止一次。可一九七八年的中秋節,我們家並不特別忙,所以我們過了一個令人輕鬆的中秋節。那年中秋節,也不光是因為不忙,重要的是菜比較豐盛,氣氛也格外好。 一九七八年,是我們家歷史上最有意義最值得慶賀的一年。這年秋天,大哥以全縣第四名的成績考入山東郵電學校,二哥以全磚埠公社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沂南一中。這可是父母等了一輩子的大好事。在父母的眼裡,這應該是最最自豪的了。一時間,父親因我的兩位哥哥在十里八鄉有了不小的名聲。 由於沒有知識,沒有文化,多年來我們整個家族長期受人欺侮,父母長期受壓抑,看了村里不知多少人的白眼,受了村里不知多少人的窩囊氣,因此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我們弟兄姊妹幾個能有出息,能給他們爭口氣。想不到,父母的夢想一夜之間讓大哥二哥給變成了現實,他們似乎一下子因此挺直了腰桿,當然值得慶賀。 八月十五前,父親早把地裡的活忙得差不多了,所以十五這天下午太陽還大高高,父親就輕鬆的收工,提前回家了。 早晨臨下地時,父親就吩咐母親,準備幾個菜,買好月餅,下午過十五。母親似乎懂了父親的意思,特意讓我上代銷店給父親裝了一斤散酒,母親吩咐把最大的公雞殺了。大姐在專業隊幹活,中午趁歇歇的空,到河裡捉了兩串魚。 大姐幹活,樣樣都行,還是捉魚的高手。春夏秋季節,大姐利用在專業隊幹活的間歇,能逮好多好多的魚。每當中午放工回家,大姐總會提著一大串用柳條穿起來的鮮魚回來,有時是兩串,我們都羨慕的不得了。每當看到大姐提著魚回來,母親都是忙放下手中的活,很興奮的迎上去,我們也饞得圍上來看這看那。在那時,這魚不是解饞的問題,關鍵是又解決了全家人的幾頓口糧問題。要不,母親不知要犯多少愁悵。我小時,真沒少吃大姐逮的魚。 這次過中秋節,大姐看樣下了一番功夫,逮的魚比平時要大不少,每一個都有二三兩。二姐是大隊的拖拉機手,在地裡忙碌了一天,分了一些燒餅,沒啥得吃,也帶回家來了。母親又炒了一碟我平時最眼饞的雞蛋,還炒了幾樣青菜。下午放工回來,大姐還偷偷的捎回來幾個大鴨梨,母親也切成片,放上白糖,也是不錯的一盤。菜整整湊了八個,吃飯桌子不是很大,已經滿滿的啦,這比往常我們家辦大公事都豐盛! 我們把飯桌從屋裡抬出來,放在天井最開闊的地方。明月當空,皎潔的月光傾瀉下來。我們一家人,圍坐在並不大的桌前,邊吃菜邊閒聊。父親獨自飲酒,還不住的提醒我們吃菜。今天父親喝酒,母親沒有特別限制,不是因為過節,而是因為高興。看得出,父親儘管高興,心情好,也喝的很有數。 這個中秋節,我們過得比較輕鬆,父親高興,我們大家自然都高興,都放鬆。往常過節,父親常常生悶氣,喝悶酒,鬧得一家不安穩。父親生氣,一是因為父親在生產隊幹活常常受人氣,二是過節沒有的吃,更別提能讓他喝上酒。有時,全家拿不出幾毛錢去給父親裝酒,父親臉上陰雲一片,我們全家都提心吊膽。總之,是窮,是地位低下,讓父親難堪。父親無法擺脫生活的折磨,有時只能靠酒來解愁。每當看到父親生氣,喝得酩酊大醉時,我們都嚇得要命,大氣不敢喘一聲。這個中秋節,父親是從心底里高興,所以儘管多喝了幾盅,但也沒有醉,我們知道父親這是真的開心啊! 父親喝完酒,邊吃飯,邊給我們講嫦娥奔月的故事。父親的故事,講得不是很生動,但我們都聽得仔細,記得也牢。這是我記憶中,父親最溫柔最慈善的一次。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到現在,距離那次豐盛的中秋晚宴已經三十多年了,每當中秋節來臨,我總是情不自禁的回想起那頓豐盛的晚宴,回想起父親的故事,品味父親的開心和溫柔。 如今,父親已經離開我們二十多年了,我再也聽不到父親給我們講故事了。可那個豐盛的中秋晚宴,連同父親那並不動聽的故事已經成為我最美好最永恆的記憶。 忘不了父親的憂愁,忘不了父親難得的開心和溫柔,更忘不了父親的骨氣和毅力。 皓月當空,又是中秋月圓時,我想父親在那個世界一定也很開心吧,因為我們大家都好了。 Maid Employment Agency|Keep Fit|護膚 Tweet

2s coment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