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xiu mensual: desembre de 2010

一路相伴的人

許久沒有聽CIR懷舊金曲頻道廣播了,當這空中的電播里傳出“萍聚”這首老歌時。那淡淡悠揚地音調漂浮在空中;宛若把我拉回到了學校時躲在被窩裡戴上耳機聽著音樂上空另一端傳出的聲音。清澈淡雅的聲調一點點走進心靈深處,感受懷舊音樂里滿懷深愛的情意或者分手後撕心裂肺的憂傷。走進那青春不羈時光裡不安的歲月,走進教室里黑板上白花花地字而自己偏偏喜歡歪著頭靜靜地發呆望向窗外、走進那個校園湖邊白色石椅上相偎戀人臉上洋溢地濃濃愛意……似乎時間在此刻嘎然停止,我們藉著音樂的節奏找出記憶裡那些深藏著的碎片,將那流逝地記憶一點一滴串起來。無論是那些羞澀地不捨,還是執著地等待;無論是失戀後決絕悲傷地分手,還是站立在十字路口無助地張望。時光沖刷了容顏,但卻沒有刪除記憶裡不滅的故事。這也許就是音樂的魅力,跟著文字、曲調遊走進另一個世界;感受空氣中蔓延著寂寞的味道,然後用那些記憶填充空白的大腦。麻醉心靈,感受這個世界寧靜地安詳。 從我們呱呱墜地,牙牙學語之始,世界便開始一點點植入大腦神經,社會成為我們慢慢人生路上的必經之地。每當在異地偌大的城市打拼自己理想中的小天地時,那片燈火通明的閃爍也讓寂寞的內心生出了一絲溫暖。而音樂總是能夠平靜泛起波瀾的內心。燃燒那些藏在心底的騷動。回憶起每個與我們擦肩而過的面孔,有些熟悉的成為朋友,有些陌生的成為路人;無論這些人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這些匆匆的過客都將點亮我們的記憶。也許一些人已經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也許一些人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也許一些人已經成為我們朝夕相處的親人,也許一些人已經慢慢從我們腦海中消失;但是我們依舊會在某年某月跟隨一首旋律來勾起那段深埋的往事。那些遲到而無法幸福延續的愛情,那些恍然頓悟卻無法追悔的事件……一件件,一個個的小故事串聯成我們一生中許多回憶。無論悲傷與歡喜,無論憤怒與漠然,一切的一切都順著時間的河流流向遠方,幾十年以後曾經的你,曾經的我,曾經的他都會變成這條路上的回憶。 那個一路相伴的人,我們要用心的珍惜,因為下輩子我們不一定會再遇到。既然這輩子我們能夠因為緣分彼此相識,那麼這份相識便是莫大的幸福。珍惜點滴的幸福,品味這個中微小的滿足。 此刻,總是感謝時間能夠讓我在此刻遇到一些人,那些雖然是過客卻能夠銘記於心而無法忘懷的一些人。滿足的享受朋友們那一份真摯的友情。滿足的享受家人們那一份炙熱的關懷回收。 不會苛刻的去要求,只會欣慰的去滿足…… 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 因為從我們相遇的那一剎那,我們不是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變成美好的意外。而是在錯誤的時間遇到對的人變成一種相見恨晚。但是,當緣分讓我們從偌大的城市中彼此相知相識,已然滿足。 不必費心的彼此約束,更不需要言語的承諾; 因為那隻會徒增憂傷和迅速的閃躲。承諾會變成一張無形的網。分量太重,如果給不起便會輸的一敗塗地。 只要我們曾經擁有過,對於我來講已經足夠; 不會無止境的索求,因為在意的只是彼此內心的感受。那個裝滿眼神裡的溫柔和不見的想念已經能夠體會。 Tweet

Comentaris tancats a 一路相伴的人

此生不相約

《出曜經》裡有一謁: 伐樹不盡根,雖伐猶復生; 伐愛不盡本,數數復生苦。 猶如自造箭,還自傷其身; 內箭亦如是,愛前傷眾生。 被真情的箭射中也是痛苦的,一箭就帶來不斷的傷,生生世世地輪迴。 那個痛苦的神情,是心底的夢魘,希冀能夠用溫柔療傷。 不希望為俗事難以入眠,蓄滿憂傷。 也無法徹悟你的沉靜,就像無法徹悟靈魂的高度和思想的價值。 把理解捻進飄香的筆墨,揮灑字字的深情;擷一瓣落葉,寫滿牽掛;讓那些躑躅在闌珊的夜色,在夜裡旖旎曼舞。 記憶開始綻放,深切的思念浮出腦海,淚水湧出心底,汩汩流下。提起筆,蘸蘸墨,姑且寫寫,心中酸澀。 在心的深處永遠藏著一個重洋,伴著心海的波濤澎湃激盪,迴旋昂揚。 風舞霓裳,芬芳滿懷。 文字在素白的紙上輕盈的舞蹈,微笑,收藏。 紅燭溫柔照夢清,花香半卷讀三更。 良人,可否觸及到了那份溫柔的情懷?可否也對著月空放飛思緒,可否也在描繪著相遇與約定。 習慣看著自己的左手,想像著和右手的熟稔和抵達。 那些回想,以不變的姿態終生仰望。 夢裡閒潭花落盡,伊人徘徊次方眠。 所有的美麗都是有缺憾的,在展示自己空谷幽蘭般的馥郁時,又預示了一種生存的孤寂和無奈。 無論是富貴還是貧困,無論是青春還是老邁,無論是燦爛還是蕭索,美麗在心裡,如日月橫在著,如松柏蒼翠著,如遠山的一汪清泉剔透著…… 請相信,只要美麗的山峰還在,夢想的煙雨依舊會來。 宵讀閱盡千年史,卻笑風流是仄聲。 確信心靈躍上了可以仰止的層面,它是平俗裡無法擁有的情懷,它藏在歲月的深處,它注定需要一個人用終生的辰光去咀嚼去感受。 所以,用最善意的胸懷寬待愛的以及愛你的人們,用生生不息的鮮活亮麗來證明,來展示情感對於生命的意義。 如果生命中該來的遲來,該去的不去,不如讓時間做最好的見證。也許,聽冬風咋起後,正是峰迴路轉的臨界。 路的盡頭,不是荒蕪的沙漠,而應該是回報的喜悅。 惟願,能夠使你堅定無畏地面對猝不及放的苦難。 為了彼此,此生不相約。 五金回收|飾品批發|recycle bags Tweet

2s coment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