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xiu mensual: març de 2011

往南,再往南

風已不是那麼凌厲,路旁的小草有了星星點點的淺綠,薺菜應該可以吃了。 週日騎著自行車出了小區的大門,一直向北,向北,鋼筋水泥的叢林外面應該有開闊的農田和紅磚白牆的農舍。天陰著臉,尚冷的風刮得鼻子疼,其餘都好。 終於看到了一片麥田躲在綠化帶的後面,興沖沖地奔過去,土地鬆軟,麥苗的葉子已是堅挺蔥蘢了。年後,一直沒有雨水,但是土地好像並沒有受多大的傷害,依然按著時令步入了它遵循了千萬年的工作程序。 一棵薺菜也沒有!走過好幾道田塍,一棵野草的影子都沒有看見!小時候,每當這個季節都要特意到地裡去除草的,什麼麥蒿、貓耳朵、狗尾巴,薺菜,都是見風長。它們或是堂而皇之地佔據著麥畦的空地或是鬼頭鬼腦地躲在麥苗的下面,更有那死纏爛打的硬生生的和麥子的根係長在一起。這些傢伙,像是有著不死的精魂似的,雨一下,滿地又是。 而今,它們到哪裡去了?我忽的明白了,除草劑!對,是除草劑。除了除草劑,還有誰能讓這土地干淨又寂靜? 懷著淒淒的心情,繼續往北。一片樹林和果園!帶著突至的驚喜和莫名的感動,輕輕地,踏上了樹林裡滿鋪著的干葉上,腳底下有輕微的碎裂聲,再無他人。眼前的靜謐和安寧,只屬於我。 在楊樹林裡找了幾棵小得讓人憐愛的薺菜後,繼續向北,一片桃林,枝幹橫斜,帶著累累的花苞。枯枝敗葉的下面有的是正舒枝展葉的薺菜,有的葉子還是黑黑的泥土色卻高擎著顫巍巍的小白花在驕傲地響應著春風的號召了。它們容下了我的身軀和心靈。 提包裡的薺菜抱成了團,攢成了球,陽光明亮了,風也溫柔了很多。而我,汗涔涔的了。 不知不覺已走出果園,天,有一條河流竟然出現在我的眼前。遠處有釣魚人坐成黯黃天際線上的一兩個黑點,河面粼粼地閃著白光,近處的柳枝沒了冬天時的干硬,擺著腰肢臨水弄姿,乾黃的蘆葦簌簌地響著,撲倒在水里的樹枝乾草們,像是一條條睜著眼睛的魚兒,不聲不響地任水波搖盪著自己。 腳底下的河岸上,有人用網圍了幾隻雞,樹樁上拴了一隻不大的狗,一塊菠菜地剛剛澆了水,油汪汪的,留在地裡過冬的大蔥和蒜苗也綠得晃人眼了。我的到來沒有驚擾它們。 一切安好。 安好的猶如一個夢境,那個​​千年前的夢。落英繽紛時,我複尋,該不會不復得路吧。 流連多時,終得離開。 寬闊的柏油路兩旁是人工修剪得整整齊齊的樹木,它們無語無聲,只是我總覺著它們的靜默中有著許多的悲哀,那些笑傲山林的日子會在月明的夜飄飛的雪中清晰得讓它們疼痛吧。各色的車輛呼嘯著從我的身邊駛過,回望那片果園,籠在一份若有若無的紅雲中,那條河流被高高的土堆擋住了身影。 轉過一道彎,各樣的樓房向我逼來;建築圍牆上大幅大幅斑斕的廣告向我逼來;塔吊、攪拌機、工程車,轟鳴著向我逼來。 陽光也逼人了,低下頭努力蹬車。 往南,再往南,回家。 air conditioner|印tee|婚宴酒席 Tweet

Comentaris tancats a 往南,再往南

春天裡

昨天下午下雨,暗淡的天氣讓人生悶,早早地就睡了。今天早上鬧鐘還沒有響,我自然的醒來。比起往日的早晨有一些不同,窗簾並沒有打開,卻發現室內外格外明亮。於是忍不住沒有穿好衣服就打開了窗簾。呵,好傢伙,門前的花壇、青樹、對面的屋頂,都白花花的景象。想必整個大地上坡也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銀裝。 果然,上坡上看不到樹木本來的面目,只能體會到樹木暗自竊喜的心情。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下雨了,萬物乾渴的無精打采。雪來了,當然不肯放手,它們用自己的手臂和身軀深情地挽住每一朵雪花,就像熱戀中的情侶,捨不得放開。看,那枝頭沉甸甸的、亮晶晶的,枝條忍不住隨風舞動起來,它們要盡情享受雪的滋潤,孕育出更綠更茂盛的葉子來。 雪花爛漫時,看那山桃花依舊笑春風。人們說,在春天裡下雪,對於正開花的物種是有影響的。我並沒有覺得桃花在雪中失去了顏色和精神。走近河邊的山桃花,可以聞到它清淡的香味和濕潤的體膚,在雪的印襯下,濕漉漉的,顯得更加嫩白,著實讓人喜歡。它選擇在這個季節裡開放,不畏懼什麼,就是為了報喜迎春。 經得起風雪考驗的山桃花,不禁讓我想起了前不久我打理的幾盆花。那幾盆花歷經了坎坎坷坷,存活了下來。過了一個乾燥的冬天,我只澆了幾次水。我喜歡這種不嬌氣的東西。自然的事物不能過分去寵愛,順其自然。山桃花不是很好嗎?雪中​​的那幾盆花綠意盎然,經過一場雪的洗禮後,自然會開得艷。我相信,因為我了解它們不需嬌寵、不需做作的性格。 還在雪中徜徉的時候,太陽光不約而至。這個世界顯得格外明亮。陽光、雪光交相輝映,色彩斑斕。雪經不住陽光的照射,窗外的世界只聽見嗖嗖的落雪聲,枝頭的晶瑩剔透在短時間內變成了本色。陽光下的雪景屬於短暫的美麗,就像人們在流星雨劃過天空的一瞬間、曇花一現的時刻,學會了定格美麗。自然界的東西總在瞬間給人驚喜,也總在驚喜中給人永恆的美麗的記憶。陽光中的雪景不常在,我們期待更多的是春光燦爛、百花爭豔的春天裡。 五金回收|Business Centre|辦公室傢俬 Tweet

2s comentaris

遊向你

這個秋季陽光很燦爛,只是我無法承受這一份寒意。翻開昔日的記事本,我的腦海又是浮現出你的臉龐。 “我就站在布拉格黃昏的廣場”,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樣走下去。每天都會花很多很多的時間去想你,每天都是看著你的照片就會發呆好長的一段時間。我不知道你將在哪里路口出現,我常常在青春最燦爛的日子裡,看到自己孤單的影子在迎風飛揚,卻一直放飛著思念的風箏。 有人嫌棄這個世界擁擠,但是我怎麼也沒有再遇上你。從此我的心底,多了一份失望,也不知道一份愛應該以什麼來等待。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彷彿你消失了一樣。”在走走停停的人生中,路上的風景總是引誘著我,但是我心底的幽暗找不到希望的曙光,又怎麼有心去接受其他事物替代我對你的思念之情? 年華如逝水,舊事不可提。一起走過的日子,總是值得自己懷念,卻已經不知道應該再向誰說起。如果你還感應到我的心跳,那麼如何不給我一個回應?如果你已經將我忘記得乾乾淨淨,那麼如何讓我把你記得清清楚楚?在青春謝幕之前,你是否還會和我一起收拾記憶的碎片訂做西裝?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我還是在老地方,卻不知道你到了哪裡。生命中的來來往往,對於我再也沒有什麼吸引力,就像一塊小石子投入海中,只是激起一點小浪花,卻沒有了波瀾的氣勢。低頭輾轉,步伐徘徊,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半,更不曾有你的踪影。一切都已經物是人非,當我找不到你那熟悉的臉龐,我的眼底沒有其他人,只覺“無窮無盡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 在愛情的世界裡,總會有一方比較固執。當我的傘下不再有你,當告別孤單的我又再打回原形,我真的不甘心與你擦肩而過。我不知道應該怎樣,才能兌換你對我的決心,但是不要把一片傷心太平洋留給我好嗎?你知不知道你的離開對於我是那麼的殘酷?我以為自己退後一步就可以和你一起走向地老天荒,你卻是連手都沒有對我揮一揮,就帶走了我所有的雲彩。 我躲在床角,抱著自己的雙腿,輕輕的給自己唱歌,卻發覺自己越唱越感傷人像攝影。 那些安慰自我的習慣,原來已經因為你而改變,現在的每一刻都要我用孤獨去承受。 你在哪裡?讓我守候在你的身邊好嗎?讓我做你的守護天使好嗎?春去秋又來,潮起潮落,沒有遇見你,就沒有我心田的滄桑。既然你給了我希望的春天,我也應該還你一個盛夏的果實;你是否還記得我對你說過“我喜歡你”?我要怎麼做,才能繼續游向你的世界?人生的十字路口那麼多,讓我眼花繚亂。 一直以來我都是那麼勇敢的面對生活的空白,卻是因為你,才讓我的生活大放異彩。也許我不是你愛的那個天使,但是我願你的身邊永遠是我,我願你給我一個游向你的機會,我願你與我一輩子不離不棄。 可惜,抬起頭,看到命運是一場無盡的追逐。 遺憾,閉上眼,聽到歲月在對著耳朵嘲諷驅蚊。 我第一次愛上的人,到底在哪裡了?那個曾經給我溫暖的人,此刻是否在遙遠的他鄉艱苦的工作著? Tweet

1 coment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