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遊戲

鼠標輕輕一點,“咯吱”一聲,門開了。便長長地籲了口氣,感覺到剎那的超脫與快慰。然後站起身,走到外邊的走廊上,遠遠土丘上的塔影像是伸過來的手指輕輕揉按著雙瞳,這正是清新之所在。
最近忽然喜歡了密室遊戲,閒下來不時會搗鼓一陣子,儘管那麼老大的年紀還迷著遊戲多少有點兒不成體統的樣子。但就是個沒出息的人了,難免會做些沒出息的事兒,久了以後自己也就體諒了自己,所以目前還是沉浸在這個遊戲中。
其實這個遊戲在自己的QQ空間了很久了,不過一直沒玩過;還是春節那會兒有一天沒事兒便點進去玩了,然後成就出沿襲至今的興致勃勃。
在遊戲裡,我們並不會面對任何足以致命的東西,但禁錮無疑已經是天下最悲慘的事情了。誰都不喜歡禁錮,但禁錮無處不在,即便在這樣一個休閒的遊戲裡。好在我們還有自由的心,會不停地為了脫困做著看似無用卻始終不懈的努力。
在這個世界裡生活了好幾十年了,卻發現自己仍然是融不進水里的奶油,清清楚楚地和這世界分離著,沒有能力重組這世界,也沒能變得更馴良,彼此都陌生著。於是在這樣一個遊戲裡鏡子一樣地看到了自己,於是可以啟動一個虛擬的逃脫。
明知能出去,卻走投無路,像被魘法迷住了似的,就是這個遊戲的魅力。不厭其煩地點擊著那個小小的空間,從這邊到那邊,再從那邊到這邊,希望在早已看熟的場景中找出一些新的驚喜。畢竟只是一個人,什麼依靠都沒有,一切就只會在自己的摸索中改變,這感覺很親切很奇妙。
開始一切都很順利,找到一個又一個物件,枕頭下的鑰匙、碗裡的指環,床縫裡的木棒、抽屜裡的紙條……所有東西看上去都不切實際,都搞不清其中的關聯,但就這樣傻傻地擺弄著與門無關的物件,其中早已包含了下意識的剔選了吧。我們不會犯下熟視無睹的毛病,因為我明白什麼都不會平白出現,一切的偶遇其實都是必然的,都會影響到你接下來生活的方式,面對遊戲有時候我們會比面對人生更加冷靜。
但東西越來越難找了,那個小小的空間裡似乎再也沒有了發現的餘地,儘管也堅信什麼都在,能不能發現的期待不斷糾結著。有時候要靠前一件東西引出了後一件,甚至要以東西的組合牽出新的頭緒,片段帶著我們走進無限的興奮和焦灼。而其實誰都不知道外邊等著我們的是什麼;卻就認定是解脫,是歡愉了。
但夢是想像編制的,遊戲是網絡編制的,而我卻是肉做的,而且實在不夠聰穎,甚至是比較笨拙也未可知;結果到底還是給卡住了,怎麼也找不出下一步還能做點兒什麼。直到一天在和一個網友說起,他告訴我會有一把保險箱裡的起子,這才恍然大悟,對一個格格不入的世界​​,破壞是唯一的解脫方式呢。終於,我完成了這個遊戲。
玩這樣的遊戲其實並不在乎一種過癮,而是一種渴望,是尋找著與這世界叛離的唯一可能。沒有人笑話你,沒人阻止你,只要找對了恰當的程序,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衝破羈絆。說起來生活本身也是一個密室,掙扎與希望就是命運的全部。遊戲常常是把我們習慣了的東西拿出來調侃,叫我們看輕它,從無奈里提煉出樂趣,這正是我從中得到的冷氣



Aquesta entrada ha esta publicada en General. Afegeix a les adreces d'interès l'enllaç permanent.

密室遊戲

鼠標輕輕一點,“咯吱”一聲,門開了。便長長地籲了口氣,感覺到剎那的超脫與快慰。然後站起身,走到外邊的走廊上,遠遠土丘上的塔影像是伸過來的手指輕輕揉按著雙瞳,這正是清新之所在。
最近忽然喜歡了密室遊戲,閒下來不時會搗鼓一陣子,儘管那麼老大的年紀還迷著遊戲多少有點兒不成體統的樣子。但就是個沒出息的人了,難免會做些沒出息的事兒,久了以後自己也就體諒了自己,所以目前還是沉浸在這個遊戲中。
其實這個遊戲在自己的QQ空間了很久了,不過一直沒玩過;還是春節那會兒有一天沒事兒便點進去玩了,然後成就出沿襲至今的興致勃勃。
在遊戲裡,我們並不會面對任何足以致命的東西,但禁錮無疑已經是天下最悲慘的事情了。誰都不喜歡禁錮,但禁錮無處不在,即便在這樣一個休閒的遊戲裡。好在我們還有自由的心,會不停地為了脫困做著看似無用卻始終不懈的努力。
在這個世界裡生活了好幾十年了,卻發現自己仍然是融不進水里的奶油,清清楚楚地和這世界分離著,沒有能力重組這世界,也沒能變得更馴良,彼此都陌生著。於是在這樣一個遊戲裡鏡子一樣地看到了自己,於是可以啟動一個虛擬的逃脫。
明知能出去,卻走投無路,像被魘法迷住了似的,就是這個遊戲的魅力。不厭其煩地點擊著那個小小的空間,從這邊到那邊,再從那邊到這邊,希望在早已看熟的場景中找出一些新的驚喜。畢竟只是一個人,什麼依靠都沒有,一切就只會在自己的摸索中改變,這感覺很親切很奇妙。
開始一切都很順利,找到一個又一個物件,枕頭下的鑰匙、碗裡的指環,床縫裡的木棒、抽屜裡的紙條……所有東西看上去都不切實際,都搞不清其中的關聯,但就這樣傻傻地擺弄著與門無關的物件,其中早已包含了下意識的剔選了吧。我們不會犯下熟視無睹的毛病,因為我明白什麼都不會平白出現,一切的偶遇其實都是必然的,都會影響到你接下來生活的方式,面對遊戲有時候我們會比面對人生更加冷靜。
但東西越來越難找了,那個小小的空間裡似乎再也沒有了發現的餘地,儘管也堅信什麼都在,能不能發現的期待不斷糾結著。有時候要靠前一件東西引出了後一件,甚至要以東西的組合牽出新的頭緒,片段帶著我們走進無限的興奮和焦灼。而其實誰都不知道外邊等著我們的是什麼;卻就認定是解脫,是歡愉了。
但夢是想像編制的,遊戲是網絡編制的,而我卻是肉做的,而且實在不夠聰穎,甚至是比較笨拙也未可知;結果到底還是給卡住了,怎麼也找不出下一步還能做點兒什麼。直到一天在和一個網友說起,他告訴我會有一把保險箱裡的起子,這才恍然大悟,對一個格格不入的世界​​,破壞是唯一的解脫方式呢。終於,我完成了這個遊戲。
玩這樣的遊戲其實並不在乎一種過癮,而是一種渴望,是尋找著與這世界叛離的唯一可能。沒有人笑話你,沒人阻止你,只要找對了恰當的程序,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衝破羈絆。說起來生活本身也是一個密室,掙扎與希望就是命運的全部。遊戲常常是把我們習慣了的東西拿出來調侃,叫我們看輕它,從無奈里提煉出樂趣,這正是我從中得到的。



Aquesta entrada ha esta publicada en General. Afegeix a les adreces d'interès l'enllaç perman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