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xiu mensual: juny de 2011

樂在家人的品味中

“不學梅欺雪,輕紅照碧池”,二月杏花粉,潛隱於冬的末梢,“梅菡香邊踏雪來,杏花雨裡帶春回。”乍暖還寒時節,杏花已搖曳枝頭,淡淡的粉紅沾染著春的氣息,芳香了二月天!一路走來,褪去青澀的外衣,麥黃時節杏亦紅,掛成枝頭累累碩果! 婆家種了幾棵杏樹,差不多有5、6年了吧,看到街上開始有賣杏的蚊網工程,就想地裡的那幾棵杏樹差不多也掛滿了吧!婆婆說杏也熟了,端午假期,一家三口回了婆家。下地摘過一次杏,杏樹不算很高,伸手就能摘到,兒子也興致勃勃地摘了一塑料袋杏。杏大大的,紅紅的,黃黃的,裝了一箱子杏,做為收穫的果實帶回了家。杏是最怕碰的了,一不小心就會有一些黑印,回到家就撿出來一些碰壞的杏,把好的放到冰箱裡,以後慢慢享用! 週末下午,找一個時間,裝了些杏,給父親送去,讓他也嚐嚐自家的綠色水果!剛好,父親知道我們要回家,上午就和繼母在地裡挖了馬蜂菜,摘得乾乾淨淨的,給我裝了一袋子。前天在超市看到馬蜂菜,拿了一把,老公說,這樣的菜不好,是大棚裡生長的,不是自然長成的,就又放在那兒沒有買! 馬蜂菜,紫色的莖,綠色的葉,開黃色的花。在網上查找了一下馬蜂菜的資料,“馬蜂菜”又名馬齒莧、馬齒菜,不僅好吃,還有很好的藥用價值,被稱為“長壽菜”。關於馬蜂菜還有一個美麗的傳說,傳說射手后羿射下十日之中的9日,一日躲在馬齒莧下倖存下來。太陽為了報答馬齒莧的救命之恩,從此以後無論多麼熱的天氣,太陽​​都不會曬死馬齒莧。從另一方面,也說明了馬蜂菜具有很強的耐旱性和耐熱性!在我們家鄉,還賦於馬蜂菜一個功效,如果不上心被馬蜂蜇了,把馬蜂菜摘來,擠出汁液擦一擦,就會消毒的。 最讓人欣喜的是馬蜂菜可以食用,還做為一些大酒店的野味招牌菜上宴!馬蜂菜可以涼拌,可以烙餅吃,不過最傳統也最喜歡吃的還是做成馬蜂菜饃。 記憶中對於馬蜂菜最多的畫面,是母親在炎熱的夏天,在廚房裡給我們做馬蜂菜饃吃,汗濕了衣衫,母親卻從無怨言!母親不能吃馬蜂菜饃,說是這種馬蜂菜可能會讓一種舊病復發,母親總是忍住馬蜂菜饃的誘惑,看著我和父親吃,還會忍不住說上一句:什麼時候才可以吃上馬蜂菜饃呢!而母親,總也沒能親口嚐一下她喜歡為我們做的馬蜂菜饃!我想,母親總是有很多遺憾的,沒能等到白髮蒼蒼悠閒時,為了我們的家操勞了一生,辛苦了一輩子! 10年之久,才可以有勇氣去懷想每一個與母親有關的情節,珍藏於心間的那份遠離的母愛,總是會溫馨了曾有的時光,溫暖著斷章的記憶! 憶著關於馬蜂菜饃的幸福往事,中午吃過飯,我用發酵粉和上面,又把馬蜂菜洗乾淨晾上。待不大會時間,面就發好了,把馬蜂菜加了些鹽,揉進發好的面裡,揉成窩頭,一個個地放到鍋裡。半個多小時後,房間就飄滿了馬蜂菜饃的香味,把饃從鍋裡拿出來,雖然不餓,也迫不及待地吃了半個!再剝幾瓣蒜,加上香油和醋,馬蜂菜饃沾著拌好的蒜汁,滋味美極了! 淺笑,總不是一個大寫的女子,有閒的時間,喜歡呆在廚房裡學做一些美食,在老公、兒子的品嚐中還可以提高自己的廚藝。前一段看到兒子喜歡在外面喝餛飩,覺得沒有在家吃衛生,就學著做!剛開始,擀的餛飩皮太厚,包的餡老嚮往外跑,湯的味道也不夠好!幾次做下來,學著改進,也不過是改良版的水餃吧!把麵和得不硬不軟的,再放一會,這樣皮擀得薄也不會爛,用筷子把拌好的木須肉餡抹一點,放到皮上,順著筷子向上卷,再把兩面的皮往裡一擠,一個餛飩就成了。可以放到冰箱裡做速凍餛飩,這樣什麼時間想喝都很方便的! 餛飩做好了,還有關鍵的一步,做湯也很重要。曾買過餛飩調料,不過喝了感覺沒有自己配的料有味,也就不再買了!把紫菜和海米用溫水泡上,再煎一個雞蛋餅,切成細絲,然後加一些蔥、調味品、香油等,放到煮熟的餛飩裡熬一下,剛好有煮好的骨頭湯做料湯更好味,也有營養。出鍋的時候再放一些香菜,一碗香美的餛飩就待定了!兒子品嚐後,建議我在小區的門口擺個餛飩攤,還說一定會打敗現在的那個餛飩攤呢! 看著兒子狼吞虎咽地喝著餛飩,品著湯味,想對兒子說,傻小子,媽媽的餛飩是專供的,因為媽媽是用心來學,用情和愛來做的,因為你和爸爸,媽媽差不多都成了一個業餘的烹調師了。婚前飯都不會做,可現在煎炸炒燉都會略會一二,不精通卻也可以讓你一飽口福!雖然不是專業,也自得其樂,樂在廚房間,樂在家人的品味中! Tweet

Comentaris tancats a 樂在家人的品味中